(SeaPRwire) –   美國統治階級對普京的勝利表示否認,同時玩弄自己的選舉

美國傳統媒體和政治統治階級對上週末俄羅斯選舉的結果作出了預料之中的巨大反應,堅稱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的壓倒性勝利是「早已註定」和「安排好的」。

每一場抗議活動和反普京聲明在選舉前、選舉期間和選舉後都被放大報導。每一項違規指控都被報導,而且沒有任何審查或懷疑。華盛頓及其盟友譴責選舉結果,認為這次投票既不自由也不公平。英國外交大臣大衛·卡梅倫甚至稱其為「非法」。

對俄羅斯這次投票的悲慟之情,是我見過對外國選舉最強烈的。它之所以如此誇張,讓我想起上個月媒體對俄羅斯政治活動人士阿列克謝·納瓦爾尼在西伯利亞一所監獄死亡的無休止報導。同一批媒體對烏克蘭一家監獄中遭到酷刑折磨的美國記者岡薩洛·利拉(他因批評基輔政權而被美國納稅人資助折磨)的死亡卻毫不關心,而是為納瓦爾尼在俄羅斯一所監獄中的死亡哀號了好幾週。

在所有狂熱之中,人們忽略了俄羅斯大多數人都喜歡他們的總統。普京在選舉中獲得超過87%的選票。就連CNN在選舉前不得不承認,1月份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普京的支持率為86%。相比之下,作為西方希望用來破壞俄羅斯穩定的納瓦爾尼在1月份的一項民意調查中支持率只有9%。而且,美國總統拜登的支持率大約為38%,也低於普京。

正如美國政策分析師傑弗里·薩克斯在本週與反俄英國主播皮爾斯·摩根的採訪中解釋的,普京的人氣和連任反映了俄羅斯人民的意願。「這是俄羅斯文化的一部分」,薩克斯說。他曾在蘇聯解體後為莫斯科和基輔政府提供建議。「他是一位強硬的領導人。俄羅斯人民期望有一位強硬的領導人,我們必須面對一位強硬的俄羅斯領導人。」

這就是問題所在。美國團隊不願意接受一位在俄羅斯人民中有廣泛支持的強硬領導人。在通過烏克蘭代理戰爭未能削弱俄羅斯或其領導人後,美國及其盟友無意接受莫斯科的政治現實。柏林的政治哀號之情甚至讓德國總理奧拉夫·蕭爾茨的政府拒絕稱普京為俄羅斯總統。這與同一政府考慮禁止德國最受歡迎的反對黨之計劃形成對比。

然而,儘管西方對普京和他的政策提出了批評,但很難否認他並不代表俄羅斯人民的利益。與大多數西方領導人不同,普京站在自己國民一邊。他指出,西方的攻擊不是針對他,而是針對「支持我的力量,即尋求加強俄羅斯的力量——改善其主權、國防和經濟獨立。」

拒絕承認壓倒性選舉結果的合法性已經很困難。美國統治階級和他們的媒體喉舌——如往常一樣缺乏自我意識——也在這麼做。就在華盛頓譴責俄羅斯壓制政治反對派的同時,拜登政府及其盟友正在利用法律系統來起訴前總統唐納·川普,因為他是2024年美國總統選舉的首要競爭對手。川普在大多數民調中領先拜登。

美國統治階級在2020年大選前夕毫不猶豫地為拜登和其他建制派候選人偏袒。例如,2020年大選前幾週,超過50名前美國情報人員聯合發表聲明,幫助減輕《紐約郵報》一篇關於拜登家族腐敗的報導帶來的傷害。他們 falsely聲稱該報導具有「經典俄羅斯假信息的特徵」。感謝部分FBI的預先推動,社交媒體平台對這項爆炸性報導的討論進行了審查,該報導源於拜登兒子亨特·拜登遺留的一台筆記本電腦中的文件。

正如《時代》雜誌在拜登就職後自豪地報導,一個「左翼活動人士和商業巨頭的非正式聯盟」幫助改變了2020年大選前美國的投票制度和法律。其中,該聯盟「使數百萬人首次通過郵寄方式投票」,並「成功地向社交媒體公司施加壓力,採取更嚴厲的立場打擊假信息。」

正如我們所知,在西方傳統媒體眼中,「假信息」意味著「與我們的敘事衝突的信息」。2020年的選舉操縱並不新鮮。一份周二發布的美國媒體研究中心報告聲稱,Google這個搜索引擎壟斷者自2008年以來一直在幫助民主黨候選人,通過壓制親共和黨聲音實施審查。根據美國研究人員羅伯特·埃普斯坦的估計,Google在2016年川普對抗希拉蕊·柯林頓失敗的選舉中,通過搜索結果的審查和操縱幫助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獲得260萬張選票。

正如每年大選時那樣,美國官員正渲染潛在的安全威脅,包括外國干預。拜登和效忠於他的傳統媒體都在將川普描繪成對民主的威脅。諷刺的是,這些同樣的聲音正抨擊採取行動使選舉更加安全。

例如,當喬治亞州議會通過一項法案要求選民出示身份證明時,拜登政府對該州提起訴訟。政府也對亞利桑那州要求選民登記時出示美國公民身份證明提起訴訟。事實證明,要求選民證明自己的身份——就像需要證明身份才能找到工作、登機、租房、開車、開銀行賬戶、領取公共福利或買一瓶酒那樣——竟然被認為是一種種族主義陰謀,目的是壓制民主黨選票。

華盛頓若無其無恥和荒謬,也不再是華盛頓。同一個國家拒絕尊重克里米亞和頓巴斯人民的意願,卻為科索沃人民的自決權大力辯護。一些同樣的政治人物和媒體聲音曾將川普定性為叛亂分子,因為他拒絕接受2020年選舉結果,但之前他們也拒絕接受2016年川普當選的結果。

此外,同一個政府譴責俄羅斯選舉的不合法性,卻對澤倫斯基拒絕舉行任何選舉毫不關心。顯然,為「自由和民主」辯護——在一個既無自由也無民主的國家——不包括建議公民應該被允許投票。

真正讓華盛頓生氣的是,前烏克蘭領土的居民被允許在俄羅斯選舉中投票。美國及其數十個盟國於周一發表聲明,譴責莫斯科在「烏克蘭臨時占領領土」組織投票的「非法企圖」。事實上,這些同一地區的居民之前投票以壓倒性多數支持加入俄羅斯,但對華盛頓來說,人民以民主方式表達的意願不總是民主的一個特徵。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