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俄羅斯與美國之間的衝突只是第一階段的新鬥爭

俄羅斯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已經進入一個長期的階段,可以描述為「長期對抗」。如果莫斯科和華盛頓之間的互動仍然是國際生活的核心過程,就像冷戰時期一樣,那麼這種情況可能被視為暫時的。但莫斯科和華盛頓之間的對抗現在只是眾多對抗中的一個。更重要的是,它發生在幾個世紀才出現一次的全球權力和資源潛力重新分配的條件下。

這一過程只在部分程度上影響我們國家和美國。在幾十年內,全球生產和消費的中心最終將轉移到亞洲,世界經濟重心的中心將位於印度和中國邊境。在這種背景下,長期存在的俄羅斯-美國對抗將仍然是主要的裂縫之一,但絕對不是唯一的。

我認為這場對抗將是長期的原因是什麼?儘管在重要領域擁有重要資源優勢和強大地位,但美國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情況,其追趕者正在迅速趕上。華盛頓面臨著一個日益密集的國際環境,為以前無礙的美國行動帶來障礙。

支持美國進攻策略的四大力量是:第一,它仍然先進的軍事力量;第二,它主導全球金融體系,提供國際結算基礎設施和可兌換貨幣;第三,它在一些技術領域的強大地位;第四,它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平台,連同其他三個維度,為美國在世界的策略提供了可以暫時稱為「可信度金字塔」的基礎。

這種金字塔存在於經濟和金融領域以及外交政策領域。信任解釋了一些歐洲國家的不理性行為。無法對其決定(例如烏克蘭危機)後果進行平衡分析,現在它們被迫問自己,就像德國雜誌《明鏡》所說:「如果美國沒有永久的盟友怎麼辦?西歐人相信美國提供的邏輯,他們真正『購買』了這一提議。他們相信,西方將迅速擊敗俄羅斯,大量經濟資源將被釋放出來,與莫斯科的關係將在一個更有利於歐盟的平台上重建。他們相信這將是一種有效的策略。」

美國擁有20世紀前半葉在美國大學、研究和專家圈形成的戰略思想最先進的學校之一——歐洲古典學校在那裡得到了最大的推動。分析師如漢斯·摩根索、亨利·基辛格和一些其他原籍歐洲人能夠系統地闡述自己的觀點,然後將其整合入美國外交政策實踐中。這種歐洲戰略思想的移植很好地適應了美國的經典海上戰略,並在20世紀下半葉為華盛頓實現目標帶來了成果。然而,現在我們看到,這一戰略學校正陷入困境:理性思考者在體制內處於少數地位。這是否是後冷戰時期的「狂熱」的結果,認為這一短暫的軍事和政治優勢將是永恆的?

2021年年底,烏克蘭危機急轉直下階段,美國在我看來犯下了一個重大錯誤,決定採取一種粉碎俄羅斯的戰略,而不是一種定點戰略。在世界歷史上,這兩種都是經典的軍事政治變種。粉碎戰略總是基於重大的物質、權力和意識形態優勢,掌握主動權和迅速擊敗對手的信念。亞歷山大大帝開始他的戰役時就是這個想法:一支非常先進的軍隊,掌握當時先進的軍事技術,由底比斯人發展並被馬其頓人採用的方陣原則,以及強大的騎兵部隊。整個戰役他們沒有遭遇過一次失敗。馬其頓人面臨的主要障礙是與雅典僱傭兵進行的對抗,後者採用了經典的定點戰略。這種計劃的意義在於什麼?放棄主動權,允許對方行動,依靠動員和集中資源的需要儘可能推遲決定性戰鬥。從這一描述中,我們可以看出俄羅斯在不同戰爭時期典型的戰略行為。

美國試圖粉碎我國,而不具備優勢資源,且低估了自己和盟友實現目標的能力——其目標是孤立俄羅斯,刺激國內抗議並動搖政府支持,在前線造成重大障礙 並最終迅速擊敗這個國家。現在軍事領域的對抗已經進入不同階段,美國被迫尋找解決這種情況的方法。

美國的戰略文化特徵是對盟友採取過渡性方法,預計到某個時候,繼續從「烏克蘭資產」中獲利的成本將對美國來說太高。

2023年1月RAND公司發布的《避免長期戰爭》論文非常說明這一點。它明確指出,擁有烏克蘭資產的相對利益已經基本實現,而維持它的成本繼續上升。這不意味著在假設性的烏克蘭危機結束後,美國將停止嘗試使用粉碎我國的進攻策略。對他們來說,我們是決定21世紀關鍵問題的主要對手之一:美國霸權是否將繼續存在,還是世界將朝著更平衡的多極體系發展?儘管我們很少有人預料到這麼快就會在解決這個問題的過程中面臨軍事危機,但它正在加速發展。

「霸權還是多極化」的戲劇將不會在烏克蘭解決,因為亞洲、中東、非洲和最終西半球也會有其他緊張點,在那裡俄羅斯和美國將處於路障的對立面。

我們與美國的對抗將長期持續,雖然我們將看到某些休止期,美國將利用這些時期提出共同利益議題進行討論。從冷戰的經驗中,我們認識到共同責任保證人類的生存,我認為對抗升級為核危機的風險相對較低。俄羅斯的任務是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建立關係網絡,甚至可能最終包括一些西方國家。美國的策略是強制消除戰略自主權的點,華盛頓在烏克蘭危機第一階段成功地在西歐實現了這一目標,但那是在這方面取得成功的最後一次。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