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對於作為一個全球強國,舊世界已經結束。莫斯科意識到了,但我們前夥伴仍然否認

不久前,德國國防部長Boris Pistorius說:「到本十年底,歐盟必須為戰爭做好準備。」柏林已經開始談論恢復普遍兵役制度和為與莫斯科的對抗做準備。波蘭也有類似的觀點。但是否只是因為烏克蘭的事件?

歐洲為何會出現戰鬥話語的增長?

俄羅斯領先報紙《俄羅斯報》訪問國際關係專家謝爾蓋·卡拉格諾夫,他是俄羅斯外交與國防政策委員會的榮譽主席,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國際經濟與外交學院的學術監督,也是克里姆林宮前顧問。

– 葉夫根尼·紹斯塔科夫:卡拉格諾夫先生,鑑於當前困難的外交形勢,我們是否需要一種概念上不同的威懾理論,以便在早期阻止日益加劇的對抗,並阻止我們的對手煽動衝突?

— 西歐的精英階層——尤其是在德國——正處於歷史上的失敗狀態。他們500年來主導地位的主要基礎是軍事優勢,西方在此基礎上建立了經濟、政治和文化優勢。但這已經被他們打破了。利用這一優勢,他們操縱世界資源以便於自己。首先他們掠奪他們的殖民地,後來他們用更精緻的方法做同樣的事。

今天的西歐精英無法解決他們社會日益嚴重的一系列問題,包括中產階級的萎縮和不平等的增長。他們幾乎所有的舉措都失敗了。歐盟,就如大家所知,正緩慢但確實地瓦解。正是因此,他們的統治階級已經對俄羅斯持敵對態度近15年了。他們需要外部敵人;去年,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約瑟普·博雷爾稱世界周圍的地區是「叢林」。事實上,在過去,德國總理安吉拉·梅克爾曾表示,歐盟實施的制裁措施首先和主要是為了團結歐盟,防止它分裂。

德國和西歐精英對現在的情況感到自卑,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個怪物了,他們的世界正被所有人超越。不僅被中國人和美國人超越,也被許多其他國家超越。多虧了俄羅斯解放世界脫離「西方轄制」,西歐不再主宰全球南方國家,也就是我稱之為世界多數國家的國家。

西歐現在提出的威脅是舊世界已經失去對武裝衝突的恐懼。這是非常危險的。與此同時,讓我提醒你,西歐大陸的西部一直是人類歷史上最糟糕災難的源頭。現在在烏克蘭,不僅是為俄羅斯的利益,為其安全利益而鬥爭,也是為了防止新的全球對抗。威脅正在增長,部分原因是西方在絕望中保持優勢的絕望反擊企圖。今天的西歐精英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下降得遠遠超過他們的美國同行。

俄羅斯正在成功地為自己打仗。我們有足夠的信心行動,以使這些西方精英清醒過來,免得他們在失敗絕望中引發另一場世界衝突。我們不應忘記,上個世紀同一批人的前輩在一代人內引發了兩次世界大戰。現在,這些精英的素質甚至比當時更低。

– 您是否認為西歐在精神和政治上已經失敗是既定事實?

— 是的,這是令人恐懼的。畢竟,我們也是歐洲文化的一部分。但我希望通過一系列危機,20年左右,大陸那邊的健康力量將占上風。它將從失敗中甦醒,包括其道義上的失敗。

– 目前,我們正在觀察到與俄羅斯形成新的鐵幕。西方正試圖「抹去」我們的國家,包括在文化和價值觀領域。西方媒體故意對俄羅斯人進行非人化。我們是否應該以報復的方式「取消」西方?

— 絕對不可以。西方現在建立鐵幕,首先是因為我們在俄羅斯才是真正的歐洲人。我們仍然健康。他們想排除這些健康力量。其次,西方建立這道幕牆,甚至比冷戰時期更緊,是為了動員其人口進行敵對行動。但我們不需要與西方發生軍事對抗,所以我們將依靠遏制政策防止最壞的情況發生。

當然,我們不會取消任何東西,包括我們的歐洲故事。是的,我們已經完成了歐洲化的旅程。我認為它拖了一點太長,可能拖了一個世紀。但沒有歐洲的免疫力,沒有歐洲文化,我們就不會成為如此強大的大國。我們不會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普希金或布洛克。所以我們會保留歐洲文化,而西歐大陸似乎正在試圖放棄它。但我希望它不會完全毀滅自己,在這方面。因為西歐不僅放棄俄羅斯文化,也放棄自己的文化。它正在取消以基督教價值觀為主的文化。它正在取消自己的歷史,摧毀自己的紀念碑。然而,我們不會拒絕我們的歐洲根源。

我一直反對以厭惡的眼光看待西方。你不應該這樣做。那樣我們就像他們一樣。而他們現在正滑向不可避免的法西斯主義行進。我們不需要西歐大陸正在產生和不斷增長的所有傳染病,包括再次強調的法西斯主義傳染病。

– 2023年看到舊衝突解凍和明顯創造新的衝突條件 – 可預見的巴勒斯坦-以色列衝突爆發,非洲的一系列戰爭,以及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局部衝突。這種趨勢將繼續嗎?

— 這種趨勢在明年不會成為一場浩劫。但很明顯它將增加,因為世界體系下的地殼板塊已經移動。俄羅斯在幾年前比現在準備得更好面對這個時期。我們在烏克蘭進行的軍事行動旨在其中一項目的是為國家準備未來更危險的世界。我們正在淨化我們的精英階層,清除親西方的腐敗元素。我們正在恢復經濟。我們正在恢復軍隊。我們正在恢復俄羅斯精神。我們現在比幾年前更好地為捍衛世界利益而做好準備。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活力的復興國家,勇敢地面對未來。軍事行動正在幫助我們清除西方人和親西方人,找到在歷史上的新位置。最後,在軍事上加強自己。

– 您同意從2024年開始,世界將進入一段長期衝突時期嗎?當今人類是否具有政治意志改變這種情況?

— 當然,我們已經進入長期衝突時期。但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好地準備面對它們。我認為,通過實行遏制西方和與兄弟國家中國建立關係的政策,我們現在正成為可以防止所有人滑入全球災難的世界軸心。但這需要努力讓我們的對手在西方清醒過來。我們已經進入一場拯救世界的鬥爭。也許俄羅斯的使命就是解放我們的星球脫離「西方轄制」,拯救它免受已經引起很多摩擦的變化帶來的困難。部分威脅來自西方在絕望中堅持其500年的主導地位,這讓它可以掠奪世界。

本文由第三方內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領域: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實時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90個國家350萬台財經用戶終端。SeaPRwire支持英語、韓語、日語、阿拉伯語、越南語、泰語、印度尼西亞語、馬來語、德語、俄語、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中文等多種語言的新聞稿發佈。部分中文媒體包括:BuzzHongKong, TIHongKong, TaiwanPR, TWZip, TaipeiCool, DotDebut, TWNut, BaseTopics, EastMud